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资讯 > 人文历史 > 正文

万载县作家易定国民间故事集《结帐饭》

《结帐饭》
易定国

从前,万载县有个财主,叫王贪金,是远近出名的刻薄鬼。他对长工佣人,除逢年过节能让他们吃上一星半点荤腥外,平时只能吃一般的粗茶淡饭。

长工张梦银夫妇在王贪金家做工,一年快满了,累死累活从未吃过一餐鱼肉,更不用说喝酒了。张梦银对老婆说:“我俚一年累到头,连王贪金家的一块肉,一口酒都冒吃到,硬有点不服啊!”他老婆说:“你哪里今天才晓得王贪金是个刮鼻屎熬盐汤的刻薄鬼呀!”张梦银想了想,说:“唔,到结帐那一日,我不吃到王贪金的酒肉鸡鱼不走路。”他老婆笑了笑,说:“你莫做梦吃喜酒——白想了。看你有咯样本事么?”张梦银满有把握说:“好,到了那天你坐下来吃就是了。”

转眼间,一年长工日期满了。这一天,财主王贪金请长工张梦银吃结帐饭。张梦银老婆一看,桌上摆了四大碗素菜,没有鱼肉,更没有酒。她望了张梦银一眼,意思是说,你说的酒肉鸡鱼在哪?张梦银却声色不露,端端正正在坐着。

王贪金笑嘻嘻开了口:“你们夫妻俩在这里做工为人老实,做事煞力。在我请的长工里,就算你们俩能凭良心事做事。本人很放心。”说着,从口袋里取出钱,放在张梦银面前,“来,这是结算下来的工钱,拿回去过个好年。”张梦银一面将钱装入口袋,一面说:“东家太客气了。我俚做事咯人,在外到处转,这就算东家为人和气待长工咧。”财主王贪金听得眉开眼笑,说:“来,来来,请用便饭。”

张梦银没有动身,说:“不用慌,我还想跟东家说几句话,你待我这样好,不说出来,我实在过意不去咧。”王贪金点了点头:“你快说,是啥子事?”张梦银喝了口茶,慢条斯理地说:“早几日我在后山背里挖冬笋,挖呀、挖呀,一锄头下去,只听‘当’地一声,好生奇怪,扒开土来一看……”说到这里,张梦银停了下来,端起茶碗不说了。王贪金心下发急,问:“是啥子东西哩?”张梦银喝了口茶,说:“扒开来一看,是只坛,揭开盖子一看,哟,原来是一坛白花花的银子。我怕被别人看见,又按原样子盖上,将坛子用土遮起来。我想,这一坛子银子有可能是东家的。如果我把它拿回家去,那就是不义之财,得了也要遭雷公打咧。”听到这里,王贪金就象看到了一坛白花花的银子,瞪大眼睛问:“那个埋坛子的地方还找得到吗?”张梦银望了眼桌子上的粗菜,吞吞吐吐地说:“咯……咯个……我想……”张梦银这想说又不肯说的一举一动,王贪金看在眼里,正要说话,他的家人进来了,对他说:“东家,请您去……”王贪金摆了下手,吩咐说:“好,把酒菜端到这里来,我要请客。”家人即带厨下端上来一席丰盛的酒菜,换下那几碗粗菜淡饭。王贪金起身,笑嘻嘻地说:“来来来,二位在这里劳碌一样,冒什么好招待,请!”张梦银对老婆投了个眼色,两个人坐在桌子边,不客气地喝起酒来。

酒过三巡,王贪金挟了块肥肉张梦银,说:“你挖到银坛子的地方一定还记得吧?”张梦银作古正经地回答说:“当然记得罗,那白花花的银子我还摸了摸咧!”王贪金想:这家伙摸了摸,说不定还拿了呢?便问:“这么说,你是不是拿了一块呢?”张梦银点点头,笑了笑说:“不瞒东家,我是拿了一块小小的。”王贪金听后,心下不觉隐隐作痛,又挟了块肥厚的鸡肉放在张梦银的碗上,说:“好好,这一坛满满的银子,多爱人,你恐怕不止拿一块吧?”张梦银喝了一口酒,说:“是呀,我想,这样多银子,拿掉几块也不觉什么,我又伸手拿了一声。哦!当我伸手拿第三块时,你说怎么样?”张梦银说到这里又不说了。王贪金头上冒热气,发急地问:“你快说,到底怎么样?”张梦银吞完口里的一块肥肉,说:“当我伸手拿第三块时,我老婆猛踹了我一脚,就把我踢醒咯……”王贪金听后,象五雷轰顶,一下子醒了过来,看了眼正在对他点头的张梦银老婆,说::“这样说,你是在做梦啊!”张梦银喝完碗里最后一口酒,嘻笑着说:“是呀,我就是做了咯样一个梦咧!”

王贪金听后,“呀”地一声,跌坐在梨木圆凳上,看看吃得剩下不多的酒席,真是哭笑不得。原载1984年6月1日《南昌晚报》(收入《中国民间故事集成•江西卷》)


0

| 微信公众号:万载网   搜索“万载网” 或 "wanzaiwang" | 新浪微博:@万载网

万载网www.wanzaiw.com官方微信号:wanzaiwang

下一篇:万载县作家易定国民间故事集《闹花灯》

上一篇:万载县作家易定国民间故事集《石达开为大悲寺题联》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